三清山2016的故事(二)

相关目地的

           凌晨近一点起床,推开窗户伸手一探,风雨已驻,感觉空气是温润的。觉得冲锋衣用不上,收到包里。速干内衣加抓绒,单裤一条,带上护膝。“浪迹天涯”烧一壶开水,我们三人每人灌一瓶。大家决定不吃早饭,到山顶上再说。叫醒“OLDDU”,他头灯找不着了。好嘛,这伸手不见五指黑魆魆的夜,没头灯?!“OLDDU”说约了其他网站的另一支队伍一起走,说我们走前队。我说:怎么可能?!暗忖这可爱的“OLDDUtoo young too simple,想起一句电影台词,用在这里比较合适。一会儿那支队伍过来,也是4人,只不过是22女;俩女孩和领队看样子都不到30岁,他们2个头灯,比我们还少一个,吼吼。看见其中一个女孩连包也没背,裹一件无扣的短款拉毛大衣,打底裤,低帮旅游鞋露着穿薄袜的脚踝,俨然是逛婺源的打扮。暗暗为她叫苦。

           那个领队DLG,姑且隐去他的名字,和我相互看看各自下载的轨迹,问问都是谁走过这条路(都没走过)。简单交流后大家一起向登山口走去。

          我们走的这条道是乡里百姓去三清宫上香的古道,现已废弃。在登山口有值班室,亮着灯,不管它是不是唱“空城计”,我们依然关闭头灯、收起登山杖、停止交谈,放轻脚步快速通过。

           一水儿的花岗岩石条路约1.2~1.5米宽,一路上升,飞速走了约20分钟,我们的队伍已明显跟不上他们的节奏。DLG又停下来问我的轨迹,我掏出手机看看,表示目前显示是行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这之后,他们迅速疾行,不一会儿人和光柱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之后再无和我们联系。

           我停下来等自己的队伍,不一会儿“OLDDU”气喘吁吁地拄着杖上来:绿竹,咱不跟他们走,他们上去早了也是挨冻。。。。。。“OLDDU”安排我走前面,“浪迹天涯”自告奋勇走最后一个,真难为他了,其实他是走快节奏的,也是4个人里最年轻的。

          我们基本上是走走停停,由于是一路较陡的爬升,考虑到大家的身体状况,走56分钟歇个1分钟、半分钟的,相互之间的距离也就23米,大家说像香山的好汉坡,我感觉比好汉坡稍缓一点。“OLDDU”是个认真的人,背个70升的大包,装的满满当当,说是为五一爬太白山拉练。一路的溪水和山泉,他还带了好几升水。这个时候起风了,可能是高度还不够,感觉是暖风,不冷。大家有说有笑,一路的惬意。

           如果就这样登顶,可能会少了些挑战性和趣味,对于经常户外徒步的人来说。正胡思乱想着,问题来了:横在前面一扇巨大的山体坍塌形成滑坡,将路冲毁,由于体量巨大,根本看不到对面的情况,更遑论上山的石条路。“雨后阳光”一语成谶!

             让大家稍作停留,我按着已爬升过的地形,估摸着向斜上方寻找道路。身后不时传来“一路同行”的询问声:找着路了吗?、要不咱们回去吧!明显听出他的不安。

             由于昨天下过雨,堆积的沙砾、泥土混杂着大大小小的石头,踩上去还很瓷实,不是很滑,就是有野藤会不时地绊着脚,爬到一块略显平坦、周围树木茂密的地方,让他们三个先上来,考虑到站在滑坡边上毕竟是件危险的事情。

           路还是没有找到,我又向斜上方探寻了约7、8分钟,还是没找着路,感觉不应该啊!拿出手机,将轨迹放大到1(厘米):25(米)的程度,发现已稍稍偏离了正确方向。这时他们三个可能是怕离得太远,又正往上来。我向他们喊:方向错了,原路返回。在后面收队的“浪迹天涯”喊:我来探路吧!

             “等等,你看一下轨迹再探路”,“不用,你就告诉我往哪个方向走就行啦!”,“还是等我一下,看一下心里有数”。到“小平台”,给他放大轨迹看一下,确定斜向下往要前进的方向探路。还没走几步,“一路同行”又问:找着路了吗?,没回应。   。。。。。。“找着路了吗?”,又是“一路同行”的声音。  。。。。。。他刚想问第三次,下面传来“浪迹天涯”的声音:下来吧!找着路啦!

            折腾了20来分钟,又上了石板路,“OLDDU”说:你总结一下刚才为什么没探对。想想:之前都是上升的态势,偏偏被冲毁的这一大段是较平缓的态势。嘴上没说,心想:要是大白天一眼就望过去啦!还探个啥?

          过了险境,大家自然又放轻松了,都想给这座名山留个记念。无笔墨,就给树木施施肥吧!“OLDDU”说:别在路上,远着点。(太污,略过)

             风大了起来,真是体会到什么是松涛阵阵,巨大的轰鸣声像极了海浪汹涌翻腾的声音,夹杂着水流的声音,煞是好听,虽然四周是黑漆漆的,反倒不觉得恐怖,真的是爽啊!大家的兴致很高,不时地用灯照照周边的溪水、泉眼、怪石、古松。没走多一会儿,“浪迹天涯”说:我的灯不行了。“一路同行”跟着说:我的灯也不行了!扭头一看,可不,俩灯跟萤火虫似得。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啊!一个说前天刚充的电,一个说可能是放包里碰到开关钮了。OLDDU”这时安排道:绿竹,你每快走10米,然后回头给我们照着。好嘛,这才走了三分之一啊!和“一路同行”去年五一走武功山夜路的一幕重现。本来速度就慢,这样一来更慢了。好在不像找不着路那么紧张。

            就这样,走一段停下来,给后面照着路,碰到沟沟坎坎再口头提醒一下。因为是阴天,不见星星和月亮,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啊!“绿竹,歇会儿”,“OLDDU”发出指令。找块平坦点儿的石头坐下,顺便拿出手机看看还剩多少路,欣喜地发现还有手机信号,正告诉大家时,“OLDDU”手机响了,在我们后面出发的另一支队伍也是到塌方那里不知道怎么走,打电话问呢!告诉他们后继续前行,走着走着“一路同行”嘟囔着也不知道他们找没找到路,我说肯定找到了,不然还会打电话过来。

           阿弥陀佛,终于看到景区大门(风门)了。示意后面收起登山杖,我也关闭头灯,有意识在轨迹上做个记号,看看时间4:00,进景区往有灯火的地方走,“OLDDU”在后面着急地低声喊:从右边走!从右边走!哦,还得上升啊?!

           景致明显不一样啦!虽然仍是石条砌的台阶,小石板桥多起来,头灯照过去,奇石怪石、猛林子更多,各种说明牌也多起来,有植物的、地质地貌的、景观的还有人文的。什么结须岩、乘鸾涧、摩崖雕刻。。。。。。大家不断地要求我用头灯照着,他们用手机拍照。“浪迹天涯”发出由衷的感叹:这地方要是白天走该多美啊!他这会儿正背着单反相机和三脚架,踌躇满志。

            愈往上走,风越冷,也越大。回来后看“OLDDU”发给我的逃票攻略,发现这个地方叫“风门”,有几次风大得人都站不稳,大家纷纷找个背风处停下,拿出冲锋衣穿上。继续爬石台阶、继续上升。

          天渐渐地发亮,这个时候“OLDDU”显得有一点着急。因为他记得有两道查票的关卡,第一道在登山口,我们已经过了。第二道在过了千步门之后的冲虚百步门,他说那里有个牌子。但我们一直没看到,那就是说还没走到。“一路同行”一路上都在问千步门,这一千个台阶从哪里开始算起,大家都没来过,所以也都不知道。他们俩不停地问还有多远,为稳定大家情绪,我谎称轨迹已结束,第二道关卡应该是大门口(风门)。看手机上的轨迹离得不远了,他们在休息,我跟他们说我先上去探探路,OLDDU”在身后说:一起走吧!未理会,迅速上去一探究竟。

             又上了一大段,到一个带石凳的平台,还没看到那个查票的关卡,遂坐在石凳上等他们上来。掏出手机,估计这会儿“雨后阳光”领队已起床,给他发个微信报平安,并提醒他风大天冷、阴天可能下雨,大部队上山时要多带衣物和雨具。这会儿的功夫,“OLDDU”一人拄着双杖上来,遂让他先走,我等后两位。
           等那二位上来我们一起没上几步,看见“OLDDU停在一个石圈门的石墩上吃东西,刚想问他怎么不走了,一眼看见几十阶石阶的高处有个亮着灯的小屋,屋旁边高挂着一个全景摄像头。冲虚百步门!第二个关卡!!(未完待续)
    心中若有桃花源    何处不是水云间
    发表评论举报评论(7个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远方飞扬 2016-3-24 17:05:01 查看全部
    土八路过关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青青绿竹 2016-3-24 17:05:55 查看全部
    打枪地不要!
    心中若有桃花源    何处不是水云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远方飞扬 2016-3-24 17:06:24 查看全部
    下次每个关卡点个炸药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雨后阳光 2016-3-24 17:11:38 查看全部
    和我们去庐山逃票时候一样,到了检票口处远处小房子灯也亮着想着估计就是虚张声势的,我们收起头灯关闭手台手机一路悄悄进去,进去后再无任何查票点。相对来说简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不言 2016-3-24 18:28:15 查看全部
    这段有看点,继续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唐朝 2016-5-2 15:59:17 查看全部
    走的是古香道,爬升也不小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海棠依旧 2016-5-2 20:12:35 查看全部
    第一次夜爬是和雨后阳光上庐山,猴子带着手电,领着我摸黑前行。有惊无险!走到关卡,遛哥提醒我们关机,收起登山杖,蹑手蹑脚,悄悄进村,打枪的不要
    期待《三清山2016的故事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月下门 - 联系我们 - 京ICP备05010077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07239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