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硬朗而鲜为人知的夹子鞍景色

相关目地的










    上周走了下寺村-澳水尖-小断崖-大峪沟垭口-云居寺。向导请了进宝仁兄。非常开心的线路,朋友们都说走的很爽。该地的的详细攻略我也贴出去了,有兴趣的户外朋友可作为参考。

    本周,事先并没想好到哪里玩。等邻近周五了,常乐问起来周末的去处,我才恍惚的想:不如继续从大峪沟往前探。从化塘沟到白云陀或去水头村的道路我都知道,就差了中间一小段的迦字庵,注意“迦字庵”是我杜撰的。

    上次爬澳水尖峰,路过下寺村的一座唐朝古塔。有朋友叫这个唐塔为下寺(村)塔,我想是随口了,当时想问老乡塔的来由。进宝笑我说,恐怕很难问出个眉目。网上有叫这座古塔为上寺塔。我倒感觉不错。有下必有上,有东必有西。当时过了澳水尖峰也爬过断崖,我们到了大峪沟垭口上的山脊,我说有铁塔大的山就是白云陀。进宝望着群山峰峦,幽幽的提到了夹子鞍。我问:哪三个字?进宝当时似乎不太肯定的说了答案。这次,我还要去看看这三个字的地方,也许是天意。

    集合了常乐、干钩鱼、安妮清晨出发,诸事顺利。从上次的大峪沟村上去,到达大峪沟垭口的路,不像我上次从备战公路俯视的那样线路清晰。但一清早几人很活跃,大峪沟村的磨盘柿子很有名气,阳坡柿子尤其可口。上周因体力问题,常乐和安妮就从垭口下撤了。这周,再从这里起步,实在是补足了上次徒步的很多缺憾。

    一路做了户外标记,到达大峪沟垭口,标示出分别通往三合庄、云居寺、澳水尖、白云陀、大峪沟的方向和文字。继续沿着上次看到的斜切线路,向水头村垭口进发。

    真别小觑这荒山野岭。在爬山的过程中,突然无意想起以前爬三合庄佛爷殿的时候,似乎在张坊那个村子有唐代的摩崖石刻。果然,等下午因为大雾,我们几个紧急下撤回来的时候,我问了当地老乡,都说:有,在皇姑坨山上。

    等坐到电脑前,找到了只言片语,“皇姑坨因有唐玄宗第十八妹曾在此修行而得名。 ……树木茂盛,泉水清澈,还有唐代摩崖石刻。”

    我们边找路边做路标,前行的速度并不很快,这条线路原本是从下寺村到白云陀,但走的人稀少,沿途标示不多。仅有的路标很不大,有些布条经风吹日晒也褪色了,稍微用力一碰,就会破碎。这次都换了崭新的宽大的红色路标,安妮说:鱼做的路标很给力!

    我想原定的路程很短,并没在意提速。但就是这个小疏忽,导致后来的问题出现了,当天下午两点左右,山区里突然大雾弥漫,让我们始料未及。紧急下撤到山下的张坊,那里的公路能见度都不足二十米。这是后话。

    从大峪沟垭口斜切上个鞍部,右边是废弃的采石场,中间山脊稍平缓。我误认为这里就是夹子鞍。继续顺山坡上切,我走的快,先来到达一处崖壁前,没路了。俯瞰似乎能过去,犹豫中,后面的干钩鱼大声喊停,说有发现了一个细如发丝的路标,能绕行。我倒是感觉凡是有危险的地带,都有绕行的线路。谨慎的,不止我一个。吞回岔口一看那路标,还不如女生系发的丝带粗。我们绕过悬崖,几个人停下来吃东西补水。我仰望这五米高的小断崖,有几分不甘心,以身试法爬上去,再绕行回来,一切OK。唐岭,我来过了。

    顺山脊一路走过去,穿过小山顶就下行,奇怪的是本来清晰地道路,在把我带到一处崖壁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脚下是绝壁,对面还是绝壁。中间一条稍宽的山谷,隔断了两岸。我停下脚步,欣赏周边宏伟的景象。

    房山的山多险,正因为断崖嶙峋,也造就了这里硬朗的山峦风光。去过昌平的沟崖,清朝人去了那里后,就赞那里是一谷隐千峰。我先看这里的地势,两山崖夹一陡谷。这里是两峰隐数谷。我一拍脑袋,猛然想起来,这里就是进宝嘴里提到的夹子鞍吧?

    我宁愿相信这里就是夹子鞍。

    这里两座高峰对峙,山间绝壁横担,力挺向上。一条深谷横陈中间,两边深不见底。远观沟壑纵横,近看崖壁跌宕起伏。

    我太喜欢夹子鞍的风光了。除了宏观的景色,小的局部景色也很有意思。比如:不太远的巨大山石,自然陈叠,摆放张扬。但中间横着深谷,无法亵玩。再比如,我来到另一处崖壁前,下面是能下去的的崖壁路。对面有座小山蜂,群石林立,姿色各异,很像数员大将帐前按剑待命。我想起张家界杨门女将的风景点。这里是沙场秋点兵的经典石阵。我给这里起名点将台。充满不羁的非人为的旷野景观。

    进宝提到的夹子鞍,的确姿色硬朗。真是一片鲜为人知的神奇地方。当时天气还算晴好,我能看到远处的白云陀,也能看到不太远点的消防道的彩钢板房子。我们在这里游玩很久,这里线路错综复杂。有数条崖壁小路,不知起始,我过去拍照,脚边就是陡崖,望下去胆战心惊。

    我在夹子鞍附近的石壁上,录了“木疆西汉士,寒瘦晚唐诗”的陈鸿寿句子,算是对打动我的山野景色的一种膜顶。再启程不久,山岚起来了,开始我们还喜欢那浓雾流动过山谷的景观,很有坐看云起,云海天涯两渺茫。可不久那雾就浓的发粘,周边能见度就二十米。我似乎还没意识到,一个劲地在前面探路,等后面的干钩鱼或常乐叫我,我才回头去看,一片白茫茫。

    道路没有标示,我们翻下一座小山包。干钩鱼说顺防火道下撤。我才被点醒,感觉有点时间恐慌,下午一点四十了。常乐也提议要扯到安全地带。我必须感谢他们的醍醐灌顶!如果是熟悉的道路,我不在乎。现在的气候不能再任性了。

    一行人果断顺碎石防火道下撤,面临黄土路和碎石路先择的时候,他们的智慧再次闪烁,我们沿着碎石路,全部安全下撤到北京银行的高尔夫球场山谷出口。

    夹子鞍的路很野,文字记录几乎为零。夹子鞍究竟是哪三个字,我也不晓得。记载匮乏就直接产生歧义。耳闻目睹,大致叫加子安,夹子鞍。我曾杜撰会不会是加字庵?可一想“加什么字”说不通啊。就想当然的认为,如果是“迦师庵”三个字就好了,周边有古迹,取“释迦牟尼本师”的意思。

    那会有这样的好事?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点赞的门友 ( )

      发表评论举报评论(0个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月下门 - 联系我们 邮箱:yuexiamenwang@126.com   电话:13911517804      京ICP备05010077号-2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7239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