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丝绸路之十二黑水城•怪树林

相关目地的


    NO12. 黑水城 • 怪树林

    10月6日  晴   行程610公里(张掖—黑水城)门票140元

      真正的孤独者是没有孤独名相的。他们所有的孤独,都化成了对现实的“超越”,也化成了“寻觅”。真正的孤独是一种灵魂的寻觅。这种“寻觅”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自省,二是向往。                  

    ——雪漠•《西夏的苍狼》                                                                                                   

      很多时候,我们不是真正渴望旅行,不是真正渴望看山、看水、看风景,只是这灵魂被钢筋水泥羁绊的太久,我们需要找回真正的自己。而旅行的意义,便是释放自己的灵魂,去寻觅让心悸动的共鸣,去感受生命中已经逝去的一切,让记忆不那么遥远和模糊,也让未知的将来不那么迷惘和彷徨。

    站在沙漠中沉寂了千年的黑城遗址前,走在已死去千载却依然屹立不腐的胡杨怪树林里,我感受到了这种源于灵魂深处的共鸣。跨越千年时空,身处“死亡”绝地,“死亡”和“永恒”便这般清晰的被连联在一起。看着荒野中的城和死而不亡的树,躁动的心平静下来,低下头来打量自己的半生,再用半生的得失去丈量“死亡”和“永恒”间的距离,渐渐地了悟:所谓孤独,其实是我们正视生命过程中的现实存在,与我们向往的生命的意义和活着的价值而不同后的一种落寞;所谓永恒,其本质则是一种精神的传承。

    10月6日,我们一大早从张掖出发,在茫茫戈壁沙漠穿行8个多小后到达黑水城。黑水城,又称黑水国,那是西夏国最具传奇色彩的一座城,也是党项族历史上最有阳刚气的所在。它位于阿拉善盟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东南约25公里处的戈壁荒漠中,西夏建国前已经存在,距今千年,后被黄沙淹埋,至今是古丝绸之路上仅存的一座古城。

    黑水城和黑将军的故事,是西部历史上璀璨夺目的一团亮色。他们真实地存在过,后来又悲壮地消失。传说中的宝藏与黑将军无所不在的英魂,让他们神秘而又充满魅惑。

    黑水城不同与西夏的其他城堡,它既是西夏国的一处军事要塞,又是沟通西域与内地的交通枢纽,更是一个信仰的乌托邦,各种宗教信仰汇聚于此,却又都能相安无事。它是一座城,也是一个国。那时的黑水河水源充沛,经黑水城后流向居延海,黑水河和居延海滋养了两岸大片的土地和城池。那时的黑水城是一个三面临水、牧草茂盛的水中绿洲,繁荣富足,欣欣向荣。

    黑将军是他们的王,据说他力大无比,修为极高,骁勇善战,深受百姓爱戴。黑水城被血洗之后,他的灵魂虚化为了一种神力,这种神力一夜之间沙埋了黑水城,并且形成了从宁夏到新疆连绵千里的黑戈壁。之后河西走廊发生的许多故事和传说都与他有关。

    元朝时期,黑将军依仗着国力强大开始南征,欲扩大统治范围,不想却遭到蒙古军大举反攻,军事失败后被蒙古大军一路围追堵截,最后退守黑水城。蒙古军围城数月久攻不克,便下令断了城内的水源,

    就这样,无水的黑水城又誓死抵抗了一个多月。城池被围期间,黑将军则让人挖了数口旱井将城内所有金银财宝、书籍文献等有价值的东西全部藏于井中。蒙古大军终于攻破城门,党项人宁死不屈的倔强与蒙古军久攻不克的怨怼,使得黑水城变成了血雨腥风的修罗场。即将败北之际,黑将军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儿女,让他们留下陪伴这座城池,仅带着一个最年幼的儿子和一对苍狼,率将士突出包围圈。就在他准备进入祁连山之际,蒙古军传话让他回城交出宝藏,不然将血洗城池,一个百姓也不放过。

    黑将军答应了蒙古军的条件,当他看着城中百姓全都安全出城后,只身返回城中,主动将自己交给了蒙古军。他的死有多种说法,但不管那种说法,结果都是他受尽凌辱折磨,死的十分凄惨,却始终没有说出宝藏的下落。随他突围成功的将士并没有按他的指令隐入祁连山,而是准备回城与黑将军并肩作战,却在怪树林遇到强敌全部战死。

    黑将军死后,他的英魂依旧眷恋着这座城堡和这里的土地,他用神力一夜之间用黄沙填埋了黑水城,将所有的蒙古军埋于茫茫黄沙之下。自己则化为黑色的石子,铺满了河西走廊连绵千里的土地,形成了西部独特的黑戈壁。

    传说他留在城中的一双儿女化身为青蛇白蛇,只要它们出现,就能给人们带来水源。与他浴血奋战的将士,则化为一棵棵威武不屈的胡杨树,有水则千年茂盛,无水则枯而不倒。而从城中逃出的百姓则随客家人迁徙到岭南地区,现在流传在岭南的民谣和戏曲还有这段历史的传唱。

    如今的黑水河早已改道不流经此地,昔日的绿洲变成了荒漠戈壁,黑水城也成了荒漠中一座孤零零的旧城遗址。

    从城外看黑城遗址,它像刚从沙土中钻出来似的,黄沙没去了它大半的容颜。整体框架保存的比较完整,四面的城墙均在,土夯的城墙勾勒出旧城依稀的模样。东北角的几座圆顶的佛塔是黑城的标志性建筑,保存最完好的则是城外西北角一座清真寺。佛塔附近的西北城墙处有一个能跨马通过的抛物状的洞,据说那是黑水城被围困时,守军从城内挖出来的,黑将军便是从这里率众突围出去的。

    城内则早已夷为平地,一片废墟。仔细看却又处处残留着浓浓的生活气息,沙土中到处是碎瓷碎瓦等各种破碎的生活器皿。据说之前还能随处见到人类的碎骨,只是现在已开发为景区,建成了游客专用的栈道,栈道外禁止游客进入,栈道两边是看不到这些东西的。

    可悲的是黑将军和他的将士百姓们誓死捍守的宝藏,却在1909年被沙俄科兹洛夫盗得,他们三次潜入城内,在官衙、民居、寺庙、佛塔遗址到处乱挖乱掘, 30多座佛塔塔身和塔基都被一一刨开,围绕着黑水城的近千年的佛塔80%就这样在一个考古强盗手中毁于一旦。

    科兹洛夫从黑城盗掘的文献有举世闻名的西夏文刊本和写本达8000余种,还有大量的汉文、藏文、回鹘文、蒙古文、波斯文等书籍和经卷,以及陶器、铁器、织品、雕塑品和绘画等珍贵文物。这些文物文献数量很大,版本大都完整,是研究西夏王朝甚至于和西夏王朝同时的宋、辽、金王朝,还有元朝历史的“无价之宝”。

    这批文献数量之多,为整个世界所罕见。仅仅是为这些文物整理一个大概的粗略目录,俄国学者不惜代价,举国之力花费了半个世纪也没完成,可见这批文献数量之浩繁。

    由此当年黑水国的富足与繁荣也可略见一斑。

    站在城外高高的沙丘瞭望黑城旧址,心中无限感慨:岁月无声,桑海沧田;千古江山,英雄无觅;舞榭歌台,寻常巷陌,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可堪回首?可堪回首??

          怪树林是一万多棵枯死的胡场树林,在黑城十几公里外,黑城遗址外有景区大巴通往怪树林。

    我到达时已经傍晚,步入景区,举目四望:上万多棵干枯的死树,有的断头折臂,有的断腰弯腿,东倒西歪,形态各异,或立,或仰,或卧,或躺,仿佛那不是树,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体一样。

    红灿灿的夕阳照在胡杨林上,使得这些枯树更加光怪陆离。静静凝视着它们,我能感知到它们想要表达的情感:有的仰天长啸,有的俯首低吟,有的狰狞,有的愤怒,有的不甘……

    落日余晖中怪树林犹如一个刚刚对决完的古战场,苍凉中透着凄美,沧桑中裹挟着悲壮!这些被风霜洗礼了千载的老树,都是黑将军和他的将士们的英魂所在吧。一段古老的历史,一个千年的传奇,就这样被这些树定格在了岁月的荒漠之上。

    那几棵重新抽出新叶的老树,被贴上“重生”的标签,但我觉得定义为“轮回”更恰当些。轮回,是生命的周而复始,也是生命的生生不息。

    黑水城和怪树林,都是能够涤荡灵魂的地方,他们所传承下来的永恒是一种精神——承载着黑将军和将士们英魂的精神。它让我们去思考什么是死亡、重生、轮回和永恒,去思考生命的价值和活着的意义。我们抓不住过去,留不住当下,看不透未来,所有的生命过程不过是一种记忆,而我们能做的不过是当我们走过这段生命旅程之后,留下的记忆不那么苍白和贫瘠。





    发表评论举报评论(0个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月下门 - 联系我们 邮箱:yuexiamenwang@126.com   电话:13911517804      京ICP备05010077号-2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7239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