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1惊魂天皇山(转载一篇今冬户外山难作为案例)

相关目地的

    2015.11.21惊魂天皇山

         走过那么多的路,写过那么多的日志,没有哪一次像这次一样,手中的笔如此沉重。2015年11月21日,户外生涯中最最难忘的一天,必将铭记终身,永志不忘。只因从未如此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个生命的流逝和回归;自己的良知从未遭遇过如此严苛的拷问和诘责。
        今天的预定路线是从闫家坪上山,经天皇山北坡,向东南穿越至天皇山景区,上升、下降都在千米左右,总里程约16公里,应该说没有太大强度。但是,由于有过今年4月18日的天皇山经历,对天皇山心有余悸,还是觉得任重而道远。天涯也对这次行程也很重视,特意宣布:由他亲自在前面开路带队,考虑到我是队里最年长的队员,让我和马哥一起走在中队协调,最后由冲哥收队。
        和往常的户外活动没有什么两样,集合队伍,上车出发。但有所不同的是,近日关于21日大雪、22日暴雪的天气预报,给我敲响了警钟,在近郊爬山从不穿冲锋衣裤的我,特意把速干衣裤换成了冲锋衣裤。看到好几个队友的牛仔裤、旅游鞋还是为他们捏了一把汗。车上京藏高速,淅淅沥沥的小雨开始下了起来。也许是由于天气预报的缘故,一向堵得水泄不通的这条高速路,一路畅通。过居庸关,小雨转小雪,路变得湿滑,车过西大庄科,山路愈发难走,司机谨慎驾驶,慢速爬升。10:00来到闫家坪村东侧的下坡弯道处,车很难再下行,我们就此下车收拾行装。

                           徒步轨迹


                   


              高程分析图




    全天徒步数据              








           队伍整装完毕,
    10:16出发。




           沿途冰天雪地,风景很美,犹如走在宋代的国画中。




           在午饭之前,我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后,所以只能远远看到队伍的背影。
















          春天和小杜母子,一直与我和冲哥一起走在后队。








            在开始上升之前,马哥超过了我们。




           小强驴小杜今天似乎不是很给力,一直磨磨唧唧不肯发力走路。因为4月18日一起走过天皇山,了解小杜是个很强很棒的小男孩,相信他的能力。
























            童话世界里的一对母子。春天,一位伟大的母亲。
























                        小杜刘海上的冰柱,气温很低。




           12:20到达垭口,海拔1640米。这段近400米的爬升路段,基本走在松软的雪地,十分好走。




            过了垭口的风景更是美不胜收,充分领略了洁白的雪与强劲的风相结合,给这个世界创造的奇幻美景。












           过了垭口,一路基本平切,除了要偶尔弯腰钻过被雪压弯的树枝外,路都很好走。












                            力量与寒冷








             
    12:50到达一处避风地,全队在此午餐,海拔1560米。
        


           队里不少队员带来炉灶,吃得热火朝天,看上去不像是一次艰难的寒冬穿越,更像是一次集体郊游。我则坐在比较远的地方啃了两口干粮,喝了几口热水,匆匆结束午餐,我深知接下来的路并非大家想象的那么轻松。  








                        热心的马哥竟然背了那么大的一个西瓜上来              




            吃得好开心






            大家吃得如火如荼,早早填饱肚子的我只好四处溜达拍照,等待队伍能够尽早出发。
















            13:50终于用餐完毕,开始向天皇山进发。午餐耽搁了宝贵的一个小时。




                            午餐后继续由天涯开路,我则紧跟其后,心
                       里有点着急了,时间已经不早。




                          午饭后的这段路,不太好走,树枝被雪压得
                      很低,经常需要匍匐前进。















             
    14:31到达天皇山北坡脚下,海拔1713米。




            在这里留下了全队唯一的一张合影。27名死生与共的兄弟姐妹:仗剑天涯、薛小雪、柚子茶、小板筋、冲哥、大灰灰、春天、小杜、樵夫、迁徙、OP、马哥、侠骨柔情、刺客、华子、jenna、巧克力、乔儿、小林、李岩峰、佳人、阡陌、速度、嘿啕、雪深蓝、邱老虎、晓晓。


         

           不远处的海陀山,在云层后面若隐若现。








          
    14:40从合影地出发,14:56到达今天最高点海拔1776米的天皇山北坡半山腰,开始下降。天涯告诉大家,再有一个多小时即可下到景区。  












              大家觉得再有一个多小时即可完成穿越,便悠哉悠哉拍照赏景。















             走过天皇山北麓那段平缓草甸,便开始了今天的急剧下降。我感到时间越来越紧迫,不断的催促队员抓紧时间,加速前进。



       
              因为有过4月18日的经验,对这段下降格外留心。走上这段陌生的下降路,直觉告诉我有点不对头。在寒冷中查看GPS,发现我们已经向左偏离了轨迹,并及时与天涯沟通,这时是15:34,海拔1580。天涯回复:进入天皇山景区有两条沟,轨迹是右边的一条,目前我们正在走的这条也同样可以下到景区。天涯是位很有经验的领队,方向感很好,有很多次都可以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把全队带向安全,得到大家的信赖。所以,我在得到天涯的回复后,也未加思索便继续前行了。我意识到接下来的探路会异常艰难,故自此之后再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专心走路,并不时查看轨迹。



                           以下的照片都来自队友,谢谢!







             
                在连续的急剧下降,甚至是断崖面前,我们的队友都坦然面对,甚至是感到刺激感到爽,欣喜地享受这冰雪世界的欢乐。哪曾想,危险已经开始一步步向我们逼近。




















              下面的图是3月28日(下)、4月18日(中)、
    11月21日(上)随岩羊户外三次天皇山地区徒步的轨迹图。11月21日从闫家坪穿越天皇山景区的正确道路是,从闫家坪由北而南,在天皇山北麓向东,然后在11月21日轨迹与4月18日轨迹相连接的地方,沿着4月18日轨迹下降。11月21日轨迹与4月18日轨迹相连接的地方,在11月21日轨迹上出现了向东北和向南的两个分叉,那是我们两次错误失败的探路,前者往返近4.5公里,耽误了我们近6小时;后者虽只有短短几百米,但也足足耽误了2小时。最终由于前方道路的未可知和时间紧迫的双重压力,我们被迫原路返回闫家坪村。




          接下来让我慢慢回忆从21日约16:00-22日8:00这黑色16小时所发生的一切,意在汲取教训,让我们以后的路不再有危险。
          大约在16:20左右,在前面辛苦探路的天涯在一处断崖前停了下来,不知所向。由于前队的停留,后队也都慢慢赶了上来,集聚在一个无路可走的山坳里。我在这里认真查看了轨迹,正确的道路在我们的右上方,有能力的队员也都尝试着寻找走回轨迹的道路。下午四点中的山谷里,天色已经很暗,因为前途的未知,心中的担忧在慢慢增长。经过认真研究,我们目前的道路与轨迹呈垂直状态,这说明了我们的行程出现了方向性的错误。考虑到我们也仅仅走错了五六百米,还有机会返回轨迹。所以我把天涯叫到一起,让他查看了地形和轨迹,并建议原路返回正确的轨迹。天涯经过深思熟虑,觉得原路返回道路十分难走,且时间也十分紧张,坚持沿这条沟再下降两三百米,即可下到最低点,然后向右平切就可以回到景区,故而坚持继续下降。考虑到天涯还要在难走的路段照顾能力较差的队员,从此以后我便开始担当起了开路的任务。
          一路沿山谷下降,断崖险路不断,东突西撞还都能勉强绕将过去。由于专心于探路,几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下来,要求队员抓紧佩戴头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不少队员根本没有携带头灯,在漆黑的山野里,没有头灯就等于没有了眼镜,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万般无奈,只好把有灯和无灯的队员间隔行走,相互照顾。
         就这样大家搀扶着跌跌撞撞前行,
    17:30来到一个足有20多米深的大断崖,面对如此险境,我已彻底绝望,但为了鼓舞全队的士气,只好强打精神,故作镇静,等待天涯的到来。
          刚刚撞下来的天涯,听到前面有大断崖,和我的感受应该别无二致。还没等我从断崖处退回来,能力超强的天涯已经在河谷右侧探出了一条十分难走但可勉强下去的道路,并呼喊队员们沿着他的道路下降。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我不得不对接下来的行程做审慎的抉择。
         这时我和马哥从GPS上认真察看了我们周围的地形地貌,我们的前方是无边无际的等高线,丝毫没有开阔平地、村庄和道路的迹象,而且这里的海拔已经是1130米,比天涯说的天皇山的1200多米还要低,即使我们能走到平坦地段,要回到天皇山景区,还需要继续爬升。在如此寒冷的雪地里,继续走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和马哥商量决定、
    并向天涯建议原路返回轨迹。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这么艰难的下降,说要原路返回,是一件多么艰难的抉择,可想而知。正准备下断崖、户外经验十分丰富的速度,听到我和马哥原路返回建议后,也向我和马哥靠拢过来,参与讨论去向。在他的谷歌地图上看到我们前行的遥远的右前方有条明显的道路,说看看能不能走到那条明显的路上。从轨迹比例尺看,那几乎不是我们的能力能办到的事情,且在接近那条道路的这段路途上还会有多少艰难险阻,不得而知。所以我们三人讨论的结果还是原路返回。
          就在我们停下来商量对策的时候,我的体温很快流失,开始全身发抖,失温的迹象已经显现,灾难在向我们逼近。时间和气温已经不容我们有任何犹豫了。可是难办的事情是,已经有不少队员已经跟随天涯下了断崖,包括小杜在内,再爬上来何其艰难。时不我待,通过喊话跟天涯沟通,提出了我们的想法。天涯也意识到了前方的危险,同意原路返回,并安排我在前面带路,他在后面收队。
          在经历了艰难抉择的痛苦折磨后,
    18:25终于迈开了原路返回轨迹的步伐,在此耽搁了宝贵的55分钟。 原路返回,虽然需要400多米爬升,这对已经艰难跋涉了8个多小时的队员来说,无疑是残酷的,但别无选择。好在队员们在都十分给力。当我们返回到一处3米多高的岩石断崖时,遇到了极大的困难。走在最前面的我,试图徒手靠着细小的树枝和仅可容两指的岩缝攀登上去,皆以失败告终。紧随我后面的小伙子深蓝,身手敏捷,攀登成功。我在他的帮助下,第二个登了上去。在我帮助jenna攀登的时候,由于她不正确地使用了爆发力,我脚下不胜其重,直接滑落断崖,她借着爆发力登了上去,在场的队员顿时不由得为我捏了一把汗,直为我的安危担心。好在背后有包、臀下有雪,安全无恙。我是没有受伤,但是为全队如何登上这个断崖不胜担忧。就在我们想尽各种办法帮助队友攀登的时候,从后面赶上来的天涯,另辟蹊径,在断崖的右手边寻找到了一条比较容易的道路,全队才得以顺利攀登上去。
          过了这个岩石断崖,路虽依然十分难走,但都不足以阻挡队伍的前进。 历经艰苦跋涉,21:00前队回到轨迹,海拔1570米。回到轨迹,心里似乎轻松了许多,这时突然才想到,远在山西和城里妻儿一定在为与我失联而焦急万分,迅速打开手机联系,恰巧在这个点位,移动有断断续续的信号,便利用这个机会告诉他们我已下山,正在和队友一起用餐,但由于大雪封山,今晚无法回城,让他们放心。算是善意的谎言吧。这时,
    深蓝把他仅有的几片牛肉干和油炸小鱼贡献了出来,这对饥肠辘辘的我们,无疑是雪中送炭。深表感谢。
          在此逗留15分钟后,继续由天涯在前面开路,沿着轨迹前行。深夜的山路,没有任何参照物,荆棘密布,深雪过膝,要想寸步不离地沿着轨迹走,困难重重。大约下降了50多米的时候,我发现又向右离开了轨迹,及时通知天涯向左平切。但是,向左几乎连续都是断崖,根本无法平切,只好试着再下降一些后,再寻找向左平切的路。又下降50多米后,向左依然是断崖,无法通行。这时通知天涯,坚决停止下降,如果再下降的话,就走出了轨迹范围,无法与轨迹汇合。在万般无奈之下,痛下决心原路返回轨迹,让后队停止下降,在轨迹上原地待命,第二次探路失败。永不服输的天涯依然不肯原路返回,企图寻找一条能够直接爬升到轨迹的捷径,我和深蓝只好陪同他一起探路,未曾想我们深陷断崖群中,无法脱身,只是原地打转。就在这时,手台里传来春天的声音:何去何从,请领队尽快决定,孩子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闻听此言,只感觉五脏俱焚。我们只好通知后队在轨迹上点起篝火取暖,我们尽快返回。此时的我们几近奔溃,我让已经急得无法淡定的天涯原地等待,我去寻找我们下来的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在断崖群中,找到了我们下来的路,才得以原路返回,20分钟后回到轨迹,与大部队汇合,这时已经是23:22,在此耗费了两个小时。
         返回到轨迹后,我们对接下来的去向进行了审慎的考虑:继续按轨迹向天皇山景区下降,7公里路程,没有趟开的路,前程未卜,队员没有信心;原路返回闫家坪,8公里路程,虽然多1公里,但路都是趟开的熟悉的路,队员在精神上会有所准备。权衡利弊,一致同意原路返回闫家坪。23:30前队开始折返。我、马哥、冲哥和春天母子走在了队伍的最后。
        从我们开始折返的地方返回闫家坪,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27个饥寒交迫、疲惫不堪的队员,要完成一个近300米的爬升,其中的艰难不在其中很难体味。这段爬升全队走得非常缓慢,我们也只能在后面跟随挪动。在前面的探路中,由于体力消耗很大,出了大量的汗水,突然减慢了速度,寒冷随之而来。尤其由于在雪地里摸爬滚打,两只抓绒手套已经完全湿透,紧握双杖的手被冻得生疼,只好交替着把手指放进嘴巴取暖。身边的冲哥看在眼里,无私地把他自己的手套换给了我,他说他没有用杖,可以把手放进衣兜。困境中的无私帮助我将铭记终生,岂止一声谢谢就能表达我的心情。
          走了很久很久,终于来到了天皇山北坡的开阔地带,这时应该已经过了子时,气温突然有了明显的下降。为了驱除寒冷,我和冲哥开始加速。在最高点前面的一段爬升中,听到前面队友说有个女孩出了状况,认真问询后得知这个女孩只是体力有些下降,还在坚持前行。于是我们便没有再加留意,继续前进了。(哪曾想最后因失温而死里逃生的正是这个叫OP的女孩。OP的死里逃生,让自己良知遭到了有生以来最为严苛的拷问和
    诘责:如果我能够放慢脚步与她同行,并给以能够给与的帮助,她会不会能够提前到达安全地带,哪怕是几分钟?后来的情况会不会不至于那么糟糕?这些问题一直煎熬着自己的良心。)在到达最高点开始下降的时候,我和冲哥追上了迁徙。这时的迁徙看上去十分疲劳,只听他自言自语:我困死了,我想睡会儿,哪怕5分钟。我觉得这是体力严重透支的一种表象,必须带着他继续前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3人处在了中队和后队之间。由于没有了上升,速度随之加快,迁徙也度过了困难期,恢复了活力。这时,我还是对后面体力下降的队员放心不下,让冲哥不断地与天涯联系,并通知他后面队员出了状况,希望前队能够稍稍放慢速度,让队伍走得紧凑一些。天涯在前面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佳人状况不好,肚子一直在疼,需要尽快赶回闫家坪,他要求大家咬紧牙关,抓紧时间下撤。他先回村里给大家准备姜糖水和热面。随后冲哥又与后队的马哥取得联系,得知后队一切正常,只是速度很慢。听到马哥的回话,心里稍安。
          在过了天皇山北坡、向午餐地点平切的这段路上,我们追上了中队。中队的几名队员,由于体力的原因,加之几个人没有头灯,行进速度很慢。我不断地提醒大家,在平路和下降时加速前进,怎奈都已是强弩之末,加速谈何容易。此时的冲哥再次让我感动,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头灯让给了中队的一个女孩,要知道这是黑暗中的眼睛啊,冲哥,你让我感受到了人性中的温暖。
          在我们距离垭口大约1公里左右的地方,手台里传来了马哥的声音:冲哥,你等等。于是,在寒冷的雪地里,冲哥停了下来,等待后队的到来,我和中队继续前进。心里一直惦记着寒冷中静止等待的冲哥,当我们到达垭口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垭口下面一点点,几乎没有风,比上山暖和很多,便让迁徙用我的手台(这时我的手已经冻得无法使用手台和手机)通知冲哥到垭口下面来等后队。大概在半个小时后,冲哥问道:你们从哑口下到山下用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到他们一定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非常紧迫。迁徙回答他:从垭口开始,一路下降,路非常好走,半个小时就可以下来,鼓励后队加油!坚持!大约一刻钟以后,我们完成了全部下降,进入平地。这时传来不幸的消息:OP坚持不住了,急需救援,当时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后来推算这时大约是22日凌晨2:40左右。
         闻此恶讯,
    我便使尽最后一丝气力,全力冲跑,希望尽快赶到天涯身边,共同商量救援事宜。天涯选择了最直接、最有效、最快速的救援办法:寻求当地村民的帮助。也有队员主张报警,侠骨柔情就用我的手机拨打了110,其结果和天涯估计的一样,冰天雪地中没有人能比村民更快地来到现场。3:00回到闫家坪老赵的小商店里。老赵在村里开了一家小商店和农家乐,多次参加山难救援,很有经验,十分自信。当他得知OP没有受伤、只是失温的情况后,信心满满,告诉我们不会有太大问题,让我们安心。闻听此言,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随后,天涯和老赵便带了绳索、热水、棉衣、食品,匆匆赶往山上。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只有坐在老赵家的小商店里,守在手台旁边,密切关注,焦急等待,默默祈祷。


              陆续回来的队友,挤坐在老赵家小商店的热炕上取暖休整,这里成了我们的“临时避难所”。老赵的媳妇也忙前忙后,为我们烧姜糖水、煮鸡蛋、泡面,提供一切她能提供的帮助。深深谢谢! 这时是凌晨5:50。





                           由于准备不足,大部分队员的鞋都被雪水浸
                      透,苦不堪言。




                大约在5:00左右的时候,从手台里得知,天涯和老赵赶到后,OP换上了干爽的衣服,并烧火取暖后,可以在队友的搀扶下自己行走了,大喜。 估计他们应该在6:00左右应该能回到村子。但是,到6:30还没有任何消息,心里不免忐忑,于是起身走到村口瞭望,没有发现任何回来的迹象。只好返回小商店继续耐心等待。刚回到小商店,还没来得及坐下,手台里传来马哥的声音:林子,快上来抬人!未加任何思索,我和林子拿了一个手台便匆匆赶往山上。不足两公里的路,走起来是那么的遥远,好像怎么也走不到头。当我们在山脚下与他们相遇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我魂飞魄散:一根绳子将OP绑缚在冲哥的背上,天涯和老赵在两侧搀扶着OP的双臂,马哥在后面抬着双脚,举步维艰。被绑在冲哥背上的OP已经完全失去意识,脸色煞白,眼睛时睁时闭,目光呆滞无神,下意识地发出痛苦的呻吟。
          见此情景,我觉得如果如此背负前进,会耗费很长很长时间,对于OP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必须改用担架才能尽可能地争取时间。于是我便掉头往村子跑,去准备担架。就在我接近村口的时候,佳人带着扎担架的斧头和绳索赶了上来,应该是天涯他们用手台通知了她。嘱咐佳人速速前进,我继续往回走,希望能再叫几个队友前来救援。等我回到商店后,在坐的队友不是没有鞋子,就是没有保暖的衣服,全都失去了救援的能力。我只好带了一升姜糖水,再次赶往山上迎接。再次遇到他们时,担架已经扎好,而且又增加了一个救援的村民(后来才得知是老赵的妹夫),四个人抬着担架前进,速度快了很多。就这样大家轮换着抬,速度越来越快。在我休息的空当,留下了这张宝贵的照片。大约在8:10分左右,OP终于被抬回到了老赵商店里的火炕上。峡谷柔情虽然打了120,但是冰天雪地的情况下,依然没有人能够赶来抢救。此时的OP浑身冰凉,瞳孔放大,生命垂危。春天、大灰灰、佳人、小板筋等一群女队员,迅速除去她冰湿的衣服,展开全身揉搓按摩。两个多小时后,OP的脸色开始好转,体温在慢慢恢复。老赵对此更是信心满满地说,病人没有任何问题,一定会好起来。随后,联系了OP的家人,希望他们尽快赶来闫家坪。     




                            
    看到OP的好转,全队这才松了一口气。为
                     了给OP一个更为安静的环境,大家都转移到老赵
                     家客房里休息,继续等待她康复的好消息。





           老赵忙里偷闲,给我们准备了热汤面,算是早餐、午餐的合并。




            将近中午时分,再次传来好消息,OP已经可以跟她父母通话了,大家这才一块石头落了地。如此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个鲜活生命的流逝和回归,感慨良多,永生不忘。




             随着OP的逐渐康复,决定由天涯、春天和小杜留下来继续照顾OP,并等待她父母的到来。大部队乘坐我们的中巴绕道怀来回京。没有想到的是回家的路好难。22日15:00到达怀来高速公路收费站,因大雪封路,等候2小时未果。绕道延庆准备乘坐S2线回京。110国道因下雪的原因,堵得一塌糊涂,短短三四十公里路程,足足走了6个小时,到达延庆已经是深夜11点了,只好找了如家酒店,就此歇歇。
         第二天回京依然不轻松,被大雪逼到铁路上的旅客出乎意料地多,秩序十分混乱,把武警战士都惊动出来了。在火车上得到消息,OP恢复得很好,早上居然吃了两碗面条。十分高兴。鉴于她的这种状况,她父母也不必去闫家坪了,和天涯、春天、小杜一同返京。







          
            经过了这场户外历险,痛定思痛,有很多教训值得我们汲取: 1、出发前作为领队要客观评估线路的难易程度,并作出准确的描述;队员则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力,参加与自己能力相符合的活动。2、领队在对线路科学评估的前提下,对队员的装备、服装提出相应的要求,并检查落实,不符合条件者,应该劝退。3、领队要对报名队员的户外履历进行核实,以便掌握队员的能力水平,做到有的放矢。4、在行进中遇到脱离轨迹、迷路、道路取舍、方向选择等涉及到全队安全的问题时,要集思广议,充分讨论,做出科学、理智的选择。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我们未来的户外之路越走越平坦!

          就在我还没有收拾好心情,静下心来回忆这段历险的时候,上周五,风雪天皇山的16个队友,聚集码头汇,为OP的重获新生,举杯欢庆。席间,康复很好的OP更是为大家跑前忙后。睹此情景,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和喜悦。27位死生与共的兄弟姐妹,愿我们永远健康、平安,永远在路上!



        将冲哥的日志附上:
          
    风景很好,照片很美,但危机四伏。未处其中,无法细知。美景已拍,天色已暗,真正的旅途才刚刚开始。这一夜,很长。这一夜,无眠。时间回退五十六小时,面对黑夜,都无法想象会出现什么情况,一路的担心。一直担心10岁的孩子小杜,跟着他和他母亲一路,听着一声声询问:“还有多远到轨迹”。轨迹直线距离1km,对,是直线,而我们走的是爬升。时间得按小时计,你忍心告诉他吗?可这还只是回到轨迹。世事难料,出状况的是另一女孩,虽然有心理准备,大强度,低温又是湿的情况下,难免的。但一听后还是慌了。赶紧过去,碰到几个队员说她快不行了,东西都吃不下,满嘴都是。赶紧叫救援。赶到后点燃炉头烤火,反复搓手取暖。接着和马哥两人驾着她一步步往山下赶。遇到涯哥喊来当地救援的赵大哥,说她体力已经严重透支,说我们胆子也太大了,叫别上还上,看着很专业,结果呢。呼喊着她,说我来了,你已经安全了。心里终于稳定了。喊其他救援,铁定是来不及的。但这时候离山下还很远很远,远不止半小时上到垭口那点路。想尽一切办法,包括烧火取暖、换衣服、两人架着走、三人轮流背、她抱不住用绳绑着背、交替架肩膀扛着走,最后下到山下队员送来斧头和绳索砍树做了担架抬着走,终于送到家,三个队友一直照看,人终于好起来了,这是不幸中的万幸。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感受到生命在流失,让我对户外的含义有了颠覆性的认识。本想沉默是金,但脑海中的场景一直挥之不去。作为文字的记录,有发人深省之处。这是次惨痛的教训。一路的担心,终究出事。最近一直查阅事故案例,却不知危险降临如此之快,让人猝不及防。户外无小事,不是玩玩那么简单。亦不是冒险,想去体验刺激。安全永远是第一位。当你疏忽大意之时,就会迎来无可挽回的后果,不应存侥幸心理。生命诚宝贵,好好珍惜当下的生活,物质有时真不那么重要。
    发表评论举报评论(26个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玻璃玉籫 2015-12-3 12:50:41 查看全部
    还好还好,的确捏了把汗。天气不好的话可以改成休闲一点的活动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吾心既然 2015-12-3 13:21:14 查看全部
    转文写清楚,中间还有图片那。帖:http://user.qzone.qq.com/46210136/blog/1448784391?t=0.594839551253244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唐朝 2015-12-3 13:48:19 查看全部
    玻璃玉籫: 还好还好,的确捏了把汗。天气不好的话可以改成休闲一点的活动哦。
    领队的行动构成了威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唐朝 2015-12-3 13:49:40 查看全部
    吾心既然: 转文写清楚,中间还有图片那。帖:http://user.qzone.qq.com/46210136/blog/1448784391?t=0.5948395512532443
    不要图片了,本来有但不能转帖,一个一个做太麻烦,只保留文字。你的粘贴需登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怀柔石头 2015-12-3 14:57:56 查看全部
    已仔仔细细看了几便,做为我自己只能说是一个引以为戒的经验教训,户外需要勇敢,但是不等同于鲁莽,需要细心的权衡整体活动,做出安全必须第一的决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浪漫 2015-12-3 15:16:22 查看全部
    是出去玩,不是出去玩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影鱼 2015-12-3 16:35:53 查看全部
    雪后的大山,美丽背后隐藏着狰狞,夏天积累的经验,基本不适用;怕死,坚决不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影鱼 2015-12-3 16:38:22 查看全部
    开始一看以为是月下门的事。。。建议标题加上转帖二字,另外开头再补充一段说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水杉 2015-12-3 17:34:37 查看全部
    好案例。发现走错之后,必须原路返回到传统路线上,探路硬走,未知因素太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唐朝 2015-12-3 20:37:49 查看全部
    怀柔石头: 已仔仔细细看了几便,做为我自己只能说是一个引以为戒的经验教训,户外需要勇敢,但是不等同于鲁莽,需要细心的权衡整体活动,做出安全必须第一的决定。
    阿弥陀佛,善哉!施主真是大有慧根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唐朝 2015-12-3 20:38:07 查看全部
    浪漫: 是出去玩,不是出去玩命
    安全第一,同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唐朝 2015-12-3 20:38:45 查看全部
    影鱼: 雪后的大山,美丽背后隐藏着狰狞,夏天积累的经验,基本不适用;怕死,坚决不去
    说到点子上了,夏天的经验不能挪到冬天。感谢你的点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唐朝 2015-12-3 20:38:56 查看全部
    影鱼: 开始一看以为是月下门的事。。。建议标题加上转帖二字,另外开头再补充一段说明
    好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唐朝 2015-12-3 20:40:14 查看全部
    水杉: 好案例。发现走错之后,必须原路返回到传统路线上,探路硬走,未知因素太多。
    阿弥陀佛,户外需谨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彩笺 2015-12-3 21:10:30 查看全部
    怀柔石头: 已仔仔细细看了几便,做为我自己只能说是一个引以为戒的经验教训,户外需要勇敢,但是不等同于鲁莽,需要细心的权衡整体活动,做出安全必须第一的决定。
    非常非常非常赞同石头的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怀柔石头 2015-12-3 23:57:07 查看全部
    彩笺: 非常非常非常赞同石头的话。
    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怀柔石头 2015-12-4 00:00:35 查看全部
    唐朝: 阿弥陀佛,善哉!施主真是大有慧根呀。
    贫僧这项有礼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碧水长空 2015-12-4 21:58:30 查看全部
    没有出人命,终归还是万幸.集体的温暖和村民的热心,值得称赞.冬季户外返程时间必须严格恪守预留出来,无论走到哪,都要下撤.硬撑后果很危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影鱼 2015-12-5 22:46:52 查看全部
    感谢大哥热心转帖,让人警醒
    12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月下门 - 联系我们 邮箱:yuexiamenwang@126.com   电话:13911517804      京ICP备05010077号-2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7239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