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台事件全揭秘

相关目地的

          距离2013年11月09司马台事件已经过去1年半了,因为最近又有一个驴友从司马台坠崖了,朋友给我转了一个微信,7个人队伍的领队“戒”及这名发微信的队员这些冷血的人依然想借此事炒作自己,在微信上捏造事实,大量转发。
          首先声明:2013年11月09在司马台长城上有三个队伍,月下门网的“会心一笑”带队116人,“千年莲子”带队23人,“戒”带队7人。当时“千年莲子”队中有一名上海籍女子从司马台坠崖后,三个队伍的领队中,“会心一笑”是唯一一个组织强驴进行救援、报110请求警察帮助、请求蓝天救援队进行救援的领队,“戒”以及他的队员作为目睹该名上海女子坠崖全过程的目击者,没有报警,也没有做任何的救援,他们唯一做的事是“沉默前行”(微信原话),最先逃离事故现场,最先下山,最先坐车离开。“千年莲子”作为出事者的领队,在下天梯后基本确定是自己的队员坠崖后,也没有进行过哪怕一丁点的救援行为。“戒”以及发微信的队员为了转移大家的视线,一直拿我们的人数多说事。我先回应一下微信中的内容,然后按照时间顺序对关键事实进行回顾。

          微信中作者首先声明自己是“戒”带的7名队员之一。
          1、任何人在事故现场都不应该离开,他们7个强驴作为第一目击证人,对救援的作用不言而喻,但他们7个强驴在目睹事故发生后“沉默前行”(微信原话)最先逃离事故现场,最先下山,当大家还在手台中着急的询问出事地点时,他们依然不管不顾地坐上小巴车回北京城了。“当我们坐上小巴士,还依旧听见手台里,在询问出事地点,并不断指责我们的领队没去救人。直到手台信息超出了范围,我看见领队很为难的神情。”(微信原话。会心一笑注:手台的有效传播距离为4公里左右,大家还在着急的询问出事地点时他们就已经坐车离开了,车子越开越远,终于超出了手台的传播范围)
          2、为了能够转移大家的视线,而且还能够炒作自己,她发明了一个逻辑:因为我们月下门网的门友当时在司马台上人数最多,而我们恰好与这名坠崖的驴友同在司马台上,所以应该为上海驴友坠崖事件负责。事实上,出事的时候,他们7个人离这名坠崖的上海驴友最近,“我听见身后有动静,条件反射的向后看,看见一个带着白帽子穿白色上衣的女人从悬崖上掉了下去”(微信原话),说明这名坠崖的上海驴友就跟在他们的身后,根据他们的逻辑:是他们这7个人阻碍了那位着急的上海驴友,造成了该上海驴友的坠崖,所以他们7个人应该为这件事负责!
          3、出事的地方在单边墙上几字形城墙的西侧,当时月下门的领队“怀柔石头”在几字形城墙的东侧把门友从城墙上往下接(司马台长城是东西走向的,我们也是从东往西走的),要绕过这个地方。“戒”带着7名队员走进我们队伍的前队,直接上了几字城墙,带动着好几个不明真相的门友以及那位上海的驴友爬上几字城墙的顶部!“我听见身后有动静,条件反射的向后看,看见一个带着白帽子穿白色上衣的女人从悬崖上掉了下去”(微信原话)说明出事时这名上海的驴友就跟在他们身后,是随着他们一起爬上几子城墙顶部的。如果不是他们这7个强驴,这名上海驴友可能会随着月下门的大部队绕行,可能不一定会出事!而且“戒”喊我过去的时候在他们前面也没别人,要不是他们,可能就没有这次事故。你们真的心安吗?真的睡得踏实吗?
          4、为了突出月下门的门友是新驴的形象,她把自己的队伍打造成强驴:“其中有三个达人,基本都走过长城三险第一险的‘箭扣西线’。”(微信原话)。但这又产生悖论了,那大家就问了,既然是强驴,怎么没有参加救援,甚至连报警电话都没有打一个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她于是花了很多笔墨描写自己的本能,还知道煽煽情:“这种想法都是靠后的,最靠前的,是每个人的本能都在呼喊,‘我要活着下去’”(微信原话)①这种骗小孩子的逻辑把戏她居然敢写出来:救一个坠崖的人和她“我要活着下去”存在非此即彼的关系?难道上帝当时跟她说过:救她你就得死?打个救援电话你也得死!没听说上帝这么霸道过。②你自己自私不要扯到别人,更不要写“每个人”之类,这是非常拙劣的借口。你的本能和我的本能就不一样,当时我的本能告诉我:得赶快救人!

          通读此女的微信,可以发现满篇的假话与矫情,“我要活”是阮玲玉的经典台词,还想东施效颦学人家阮玲玉,不过你有东施的智商和姿色吗?看过该女士在微信上艺术化后的姿色,属于扔一路的手帕都不会有男人愿意捡的货色,看微信中表现出来的智商,属于那种穷困潦倒了都没人愿意施舍一口粥的水平。

          以下是对她微信中的内容进行一些回应,有的实在懒得反驳,因为但凡有些常识的人就能看出矛盾所在。斜体的部分是引用她微信的内容。

          她在微信中这么描述的:

          “我们七个人都是有超过两年经验的驴友,其中有三个达人,基本都走过长城三险第一险的“箭扣西线”
          。。。。。。。
          “我听见身后有动静,条件反射的向后看,看见一个带着白帽子穿白色上衣的女人从悬崖上掉了下去,这时她已经在空中,此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有多严重,眼看她先是被树枝接住了,她本能的去抓树枝,我心里轻叹,“还好还好,有救”,然后发现她被树枝弹了起来,继续滚落,重重的一声像是头部或者背部撞到了石头上,接着再次弹起,紧接着就是肉体在山谷中下坠的声音。那坠落的几秒我感觉时间很长很长,悬崖好像没有底一样,最终一声不同的声音迟迟传来。我感觉自己彻底被吓傻了。”
          。。。。。。
          静止后几秒,队伍开始前行,依旧没有人说话,宁静的前行。我咽下了我在眼眶打转的眼泪,闭着眼睛让自己镇定,也接着沉默的前行
          这时大概五点二十,天色渐暗,长城上还有很多人,但是我们顾不上了,我只要我们七个人安全。上述斜体是引用她的微信原话)

          ①你是亲眼目睹了这位女士掉下去了,你们什么都不做!只是“沉默的前行”(微信原话)!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不叫冷血叫什么?打个报警电话会影响到你们的安全吗?你们是不愿意因此损失那1块钱的电话费吧?是什么样的素质和脸皮才能练到这样的冷血?
          ②你强调你们7个都是强驴,其中三个还是“达人”(微信原话),包括你们的领队“戒”,有一个人出来参加救援了吗?狼牙山五壮士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下来,有2人幸免于难,我们谁都不知道她到底摔死了没有,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们都应该尽力救援,越早送到医院生还的可能性就会大些。

          手台里开始有人指责我们的领队不去救援。
          当我们坐上小巴士,还依旧听见手台里,在询问出事地点并不断指责我们的领队没去救人。直到手台信息超出了范围,我看见领队很为难的神情。
           (上述斜体是引用她的微信原话)

          她终于不小心说出了真相,这才是她和“戒”不断发帖恶人先告状的原因之一吧,企图转移大家的视线!

          “大致可以看出来,很多人的衣服并不专业,还有人穿牛仔裤、平底鞋、帽衫。”上述斜体是引用她的微信原话)   

          假设她说的是事实,但我还是无法理解我们穿牛仔裤、帽衫去登山与该名驴友坠崖有什么因果关系?

          感觉过去了好几分钟,我的领队对着116人部分的领队大声呼唤,“会心一笑!你的人掉下去了!”
          领队会心一笑不以为然,反问“你是不是开玩笑?”也许是没有看见这一幕所以没有当真,后来过了很久,他们才向救援队求救,并组织强驴救援。
         (上述斜体是引用她的微信原话)
         
    ①假设真如你所言我由于不明真相,没有相信你们的话,在我犹豫“很久”(微信原话)的时间里,你们干什么去了呢?为什么没有劝说我?为什么没有找人向我证明这件事?为什么赶快不报警?为什么不赶快组织救援?
          ②请问,在司马台这样的地方,有谁听到“你的人掉下去了!”(微信原话)这句话还能够“不以为然”(微信原话)?除非是像你这样冷血的人!“也许是没有看见这一幕所以没有当真,后来过了很久,他们才向救援队求救”(微信原话)请问?我为什么要过了很久才去救援?我一定要等摔下去的人死透了,才去救援?我想只有你这种猪脑子才会有这样的想法。事情的真相是:我知道了有人坠崖后,马上用手台呼叫前队,请求强驴协助救援。天外来客1的游记描述了我呼叫救援的时间:“下午4点30分左右:笑队紧急通知‘月下门前队赶紧下撤,沿长城内侧往回找,有人从最高点滑落,不管是不是我们的人都要搜救。’”(“天外来客1”的游记《司马台救援记(2013.11.09)》)。你的假话也太没有水平了吧?泼脏水泼到你这种程度,还真是一朵奇葩!
          ③“戒”当时喊我的语气非常冷漠:“会心一笑,你的人掉下去了”。这一点站在“戒”旁边的“吉祥”可以作证。当时我在旁边的树林里,因为这个地方我一般是带门友绕行的,我是听到“戒”喊我才跑过去的,在司马台我也很紧张,当时我就问“这事你可不能开玩笑!”(她故意写成“你是不是开玩笑?”,作为正常人,在司马台这个地方,听到这样的话“你的人掉下去了”,谁还能轻松?),得到确定的回答后,我马上往前跑,并用手台呼叫前队的门友,号召体能好的随我去救援,同时让身边的几个门友帮着拨打110报警,我自己也给救援队打电话,并给月下门的“奔跑的蜗牛”打电话,让他请求更多的救援队。

        才知道这支队伍很多人是第一次“户外”,对危险毫无概念,只当是来“逛公园”。
        我们质疑,你们领队没有告诉你这里多险峻吗?他们回答很轻松,说领队说难度系数很低,适合新人,距离不长,三四个小时就能走完。只要 不恐高,就没有危险,还鼓励多带摄影装备,因为这里景色很美。 上述斜体是引用她的微信原话)

          活动帖子“长城三险之司马台长城 望京楼-司马台单边墙-仙女楼-天梯 一日穿越 11月09(星期六)”标题首先就声明了“长城三险”,表明活动是有危险的。在活动帖子中的强度系数标成了1.0-,稍微有户外经验的人都知道,1.0表示强度不低,绝对不能认为是休闲活动。你还可以统计一下报名的门友的履历,有多少个是新人?报名人数124,以前没有跟我走过的也就20多人,加上我们一向准时发车,很多新人因为迟到不能上车,所以实到人数是116人,因此当时同行的门友中没有跟我走过的最多也就十几人,和116人比起来也不能算是“很多人”吧,而且其中有些人我审核时还打过电话,他们表示在别的户外网站也走过多次。你还可以看看帖子以及回复,我什么时候说过“适合新人,距离不长,三四个小时就能走完”?什么时候说过“还鼓励多带摄影装备,因为这里景色很美。”你还真会无中生有!

          
    我们也得知,那天救援队山上,不仅找回了坠崖者的尸体,更为重要的是在山上救了很多冻得簌簌发抖的人、受伤无法下撤的人、走错路脱离队伍的人。上述斜体是引用她的微信原话)

          月下门的门友都是月下门的各个领队带下来的,不是蓝天救援队救下来的,也没有人受伤到无法下撤。这位女士,你瞎说得有个谱!

          我们发现116人大部队的前队往司马台景区走,我们好心收了他们,带着他们安全下撤,一路捡人,最后捡了差不多二十人,一起收到巴各庄。这些人,没有头灯,没有手台,对户外危险毫不知情,没有基本的装备意识。可知他们的领队有多大意!
          。。。。。。
          我们已经尽力做了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救了二十个人,我们给救援队指明了方向。
         上述斜体是引用她的微信原话)

          ①还能再无耻些吗?他们当时都下到了天梯的下面的山脚,整个单边墙都走完了,属于“活着下来了”(微信原话),马上就能下到安全的村庄了!还要你们救什么啊?我当时呼叫前队的“尘尘”,让他们在天梯下的山脚上进行集结,一方面,我想找更多的强驴参加救援,另一方面,此地已经过了单边墙,不论天多黑都能安全到家,我让大家集结后由别的领队带他们上车,让大家别乱走!本来他们还集结了一段时间,你们过去后有的人跟你们走了,有的人留在原地,你们打乱我的部署,让下山的人走得一团糟,还好意思邀功!肖二宝在游记中提到过这事:“尘尘立刻联系笑队,第一拨前队约15人左右跟着戒队伍下撤上车,约20分钟,第二拨集结20多人我与尘尘带着下撤”(“肖二宝”的游记《司马台-感触 -感动-感恩-感悟》)
          ②关于带头灯的事,lily在游记中说的非常清楚“我也没手电,但队友带手电的人还是蛮多的。”(lily的游记《司马台,说不出的爱》)。
          ③你们给救援队指明了方向?你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要真是愿意给救援队指明方向,就应该留下来,你们没有等到救援队上山就坐车跑了吧!如果不是我们月下门的领队在山上用手电打信号,定位坠崖者的位置,怎么可能在晚上9:55分左右就能找到坠崖者的尸体?你现在给我描述一下,坠崖者是在什么位置坠崖的?蓝天救援队是晚上到达巴各庄的,不像在城里,说在天安门旗杆旁边是可以的,但在山上没有什么标志,你怎么能给他们描述清楚?你们拍拍屁股就走人了,蓝天救援队靠什么把坠崖者找到?

          以下按照时间顺序对当天发生的事进行回顾,可能有些事无巨细,但我想尽量还原所有的事实吧:
          1、2013年11月09日10点30分左右,月下门网2辆大巴,加上一个29座的小巴刚到巴各庄,就有防火员上来阻止(11月份开始司马台长城进入防火期),不让大家上山。早已经被截住另一个队伍的领队“千年莲子”看到我下车了,跑过来问我“笑队,不让上山怎么办?”。我说“我看看吧。”我和防火员商量了半天,防火员说要么你去找村长吧,我说“好啊,要是村长不同意,我们就在附近溜达溜达了”。于是我们的车被放行,千年莲子的车也被放行,千年莲子的车趁机尾随着我们,我们继续往前开。根据防火队员的态度,唐家寨、巴各庄肯定都上不了山了。这条线我来过很多次,很熟悉,我想争取从别的地方上山。这个时候手台中传出了“戒”的呼叫“笑队,你是从唐家寨还是巴各庄上山?你要是从唐家寨上山我就从巴各庄上山”,这显然是胡扯,他肯定知道唐家寨和巴各庄都不能上山,无非就是想让我告诉他我怎么上山。根据他后来写的游记,他比我早到半个小时,因为村民不允许他们上山,为了等我们,所以在路边逗猫逗了半个小时。我没有理他,因为他在村庄,我怕他手台里的声音被当地防火员听见,反倒上不了山,而且我也很讨厌他这种假模假式。车开了一会儿,我觉得可以摆脱防火员了,于是让车停下来,号召大家上山,没有什么成形的路,我在前面开路,千年莲子也让她的队员下车了,尾随着我们。
          2、接近山脚的时候,碰到另一部分防火队员,我跟他们套近乎,跟他们说想买一些山货,于是他带我们去村庄。他从家里拿出一大筐苹果,我号召门友们买苹果,我自己也买了10斤左右。我跟他商量,我想在这附近山上转转,他说,你们转转吧,别生火,注意安全。我谢过他后,带着队伍往山上走,在一个相对开阔的位置,我集合队伍,千年莲子带着队伍看到有路后,直接沿着路往前走。“戒”带着7个人也尾随了过来。
          3、上山后,到第二个烽火台的时候,三个队伍已经完全混在一起。前行的长城已经被毁,路开始不明显起来,前队用手台呼叫我,告诉我没有路了,我让大家先停止下来,我从中队往前队冲,经过“千年莲子”的队伍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在烽火台里生火做饭,有些生气,因为我答应过防火员,连忙提醒千年莲子,这是冬天,尽量不要生火,并希望她等会一定要把火灭干净。“戒”这个时候在我们的前队,大声问我他还有个队员可能在我的后队,联系不上,问我后队的收队是谁,我没有理他,因为我正着急路线的问题,没有时间理他,而且不过7个人的小队伍,都能把自己的队员弄丢了,当什么领队!“戒”在回忆中说因为这件事我们争吵了起来,显然也与事实不符,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理他。我判断此地离原计划的长城的起点望京楼还有些距离,于是让整个队伍停止休息,继续跟我前行,我走在最前面负责探路。主要原因:①我觉得时间不是很富裕了,不能休息太长。②队伍混在一起不好管理,我想我们先走。“千年莲子”、“戒”分别带着队伍在烽火台吃饭。“戒”在回忆中说“千年莲子”队伍也跟着我们走了,只有他们为了与我们拉开距离,留了下来。这显然又与事实非常不符:千年莲子刚生火做饭,不可能马上熄火前行。二、“戒”刚丢了一个队员,需要找他的队员,想走也走不了。

          火都生成这样了,“千年莲子”队怎么可能随便熄火跟我们前行?
          4、由于长城彻底毁了,前面基本没有路,我走在最前面带路,我看“费明”跟我跟得比较紧,觉得他的体能应该可以,于是跟他说,我们的目标是到前面的山头(我们的位置距离山头大约100米左右),我横切过去,你从山脊走,看哪条路更好走。事实证明山脊比较好走,我让队伍沿着山脊往那个山头走,“费明”比我先到山头,他自己从山头后面的土路爬上去,站山头上,开始指导别的门友沿着山头正面的石头往上去,我感觉有些危险,就阻止前面几个跃跃欲试的门友,“费明”坚持鼓励跃跃欲试的门友,有2个门友还是从正面爬上去了,我跟“费明”说:你就别管了。“费明”显然不太高兴,于是自己走了。我站在山头的正面,引导门友们从后面的土路往上爬。爬到山头上后,路又开始明显起来。
          5、在接近望京楼的地方,有个地方比较陡,“怀柔石头”用绳子拉着大家在上面往下放,我在下面接应大家。


          当绝大部分门友都过去以后,“戒”领着他的7个人队伍过来了,我担心他们又把我们的队伍打乱,跟怀柔石头说“把月下门的门友先接应下来吧”。“戒”在他游记中用心险恶的把这句话换成“总领队会心一笑旁边,听到他对旁边的穿迷彩的副领队说,如果不是月下门的人就不用管,让后面的领队戒负责。”而且在叙述中把这句话故意放到上海的驴友掉下山崖后,给很多不明真相的人的印象感觉我是出事后跟怀柔石头说的。“戒”人品的低劣可见一斑。“戒”当时和7个驴友在下这个地方的过程中,我本着互相帮助的精神把他们一个胆小的女士接到安全的地方,这一点他们抵赖不掉。出事后,我有没有不管别的队伍的人,大家可以看“天外来客1”的游记《司马台救援记(2013.11.09)》 :

          “谁知风云突变,下午4点30分左右:笑队紧急通知‘月下门前队赶紧下撤,沿长城内侧往回找,有人从最高点滑落,不管是不是我们的人都要搜救。’”
         。。。。。。
          “尤其笑队那句‘不管是不是我们的人,都要找到’令人感动,真是无兄弟不户外。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遇难者的同行队员和目击者太冷漠没有守在出事地点,及时呼救,影响了救援时间。”

          把所有的门友接应下来后,我变成了后队。
          6、到达望京楼后,队伍的分布状态是:月下门网的队伍在前,“戒”带的7个人队伍跑到了月下门队伍的前队(出事后才发现,“千年莲子”队伍中出事的上海籍驴友跟“戒”一起跑到了我们的前队),“千年莲子”队在月下门网队伍后面。从望京楼开始进入单边墙,由于单边墙比较窄,只能一个一个的通过,每个人都得小心翼翼的通过,快驴、强驴在单边墙上根本体现不出多少体能的优势。单边墙有一部分我每次都会绕的,那就是出事的“几”字形,在几字形的东侧(长城是东西走向的),怀柔石头站在城墙下面,接应大部分门友往城墙下面走,还有几个门友已经爬上几字的顶部,我让他们下来,他们不肯,表示已经爬上去了就不下来,我准备绕过去到几字前面去接应他们。怀柔石头把我接了下去,我沿着城墙右侧的树林中小路正往前走,忽然听到“戒”冷漠的喊道“会心一笑,你的人掉下去了”(“戒”的语气,可以让门友“吉祥”作证。)我心里一紧,赶忙向前跑到几字形城墙上准备接应的位置,问“戒”:这事你可不能开玩笑!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尽力往断崖下看,没有发现坠崖者,估摸了大概位置后,马上沿着长城往山下跑,并用手台呼叫前队,告诉他们有人坠崖,希望体能好的协助我下去救人,“天外来客1”回复了我,并表示要随我一起救援,正好看到身边有几个门友,让他们赶快给司马台的110打电话,请求最近的警察救援,我自己边跑边给蓝天救援队打电话,随后给“奔跑的蜗牛”打电话,请求他帮我给各个救援队打电话。过了不久,开始接到司马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描述位置,我描述了具体位置后,司马台派出所表示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从司马台景区开始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景区外的野长城属于新城子管辖范围,他们会转到新城子的派出所,当时我就跟他们急了“人都掉下去了,救人要紧,出事地点离司马台景区很近的,有什么关系!”(事后想来,当时确实太着急了,警察有警察办事规矩),后来接到了新城子派出所的电话,询问我什么关于带了多少人,都是些什么人,我的身份证是多少,一着急也给新城子警察嚷上了“都什么时候了,麻烦你们先把人救出来,我的手机是全球通的,用身份证注册的,跑不了,等人找到后我上你们那儿做笔录!”谢谢新城子的警察,他同意先安排车救人,随后又接到蓝天救援队的电话。。。。。。开始电话不断:警察想确定我们准确的位置;蓝天救援队询问队伍的细节;有门友下山后,不知道怎么走,想跟我确定过了天梯怎么走;到了晚上12点左右,我带的充电宝的电被彻底打完。下到天梯后,我和“天外来客1”沿着单边墙下的山脚横切,企图尽快找到坠崖的人,荆棘比较多,我们都被扎了很多刺“裤子刮了很多的洞,已经报废,双手双腿扎了几十个小刺和小口子”(“天外来客1”的游记《司马台救援记(2013.11.09)》),“天外来客1”决定迂回,他从小路回到望京楼,他从望京楼下面的山脚往出事地点赶,我从天仙楼的山脚往出事地点赶。“尘尘”和十几个人在天梯下的山脚,我让“尘尘”在此位置集合队伍,不要让大家乱走,由领队把单边墙上门友带下来后再一起走,并希望体能好的加入搜救,于是又上来了3个门友跟我一起沿着山脚横切,因为没有路,靠我们硬踩,全程荆棘,前进的速度特别慢。接近6点的时候,手台传来一个门友的呼叫:“摔下去的可能是那个23个人队伍的,他们的领队在下天梯时发现少了一个人”,我马上回复“不管是不是月下门的人,都要尽力搜救”。等到“怀柔石头”、“拓猫”、“不再扯淡”把所有门友都带下天梯后,我让“拓猫”去司马台景区接“晶晶”他们,“不再扯淡”、“西山有望马蹄轻”继续沿途收人,“肖二宝”、“尘尘”在车上清点人数,“怀柔石头”参加救援,返回到出事地点。因为天黑,没有明确的参照物,“怀柔石头”来回转悠好几次,终于找到了出事的几字形城墙位置,并用手电从城墙下上往下照,这样在天黑的情况我们就能知道坠落位置,有个参照点。后来蓝天救援队赶到了山脚,希望我们给他们指引位置,我、“怀柔石头”、“天外来客1”共同用手电给蓝天救援队确定了的位置。在我们横切接近断崖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光滑的陡坡,我们4个人尝试很多次,没有能上去。我用手台呼叫“尘尘”,让她负责签到已经上车的门友,给“晶晶”打电话,让她把身边的人聚拢在一起,并把所有人的名单发给我,给“远方飞扬”打电话,让他把身边的人聚在一起,把名单用短信发给我。我把名单都发给“尘尘”,让她统计所有确定安全的门友,后来确定116人到齐后,我担心早上有没有可能少数了几个人,于是和“尘尘”给那些报名了但可能没来的门友打电话,打不通,就过会再打,最终把所有报名的门友都确认了。9:55分左右,蓝天救援队用手台告诉我们人已经找到,在询问情况怎么样的时候,没有回复,我意识到情况可能不妙,于是和“国瑞中国”从山上往下走,我顺着灯光走到救援队集结的位置,正要继续走,忽然听到有人招呼我,我看到“千年莲子”坐在一个救援队的小汽车里,她喊我进去。她问我她该怎么办,我说,你得给三方面做个交代:一是警察,等坠崖者抬下来后,我和你一起去警察局做笔录。第二,是坠崖者家属,尽量安抚好。第三,写篇事件回顾吧,给户外圈子有个交代。凌晨4点左右,坠崖者被抬了下来,头部用衣服盖着,医生做了例行检查后,直接被放到了灵车上。我给警察打电话,表示可以去做笔录了。我和“千年莲子”上了警车,本来还想向蓝天救援队以及别的救援队表示感谢的,忽然发现在当时的场合说什么都不合适。在此郑重向蓝天救援队以及当时参加救援的队伍表示感谢!上警车后,接待我们的就是下午接警的警察。警察询问了我组织队伍的细节、以及费用的细节,他也向司机以及车上门友问了一下费用问题,觉得我可能有盈利,我给他用计算器计算了费用后,他表示非常惊讶!因为确实没有盈利。我告诉他,这是我最大的爱好。做完笔录已经接近凌晨6点,他让我可以等他一会儿,跟他的车回密云县城,我谢绝了他的好意,我只想早点回家。我向他打听了派出所附近的公交车站,坐车回密云。死者的哥哥已经从上海飞北京,“千年莲子”继续留在派出所,接受警察的询问。在等车的过程中,未参加当天活动的驴友“丹橘树”打电话向我表示慰问,并说有人开始造谣炒作,在向我了解事实之后,开始在网上发帖辟谣,以免更多的以讹传讹。原计划当天我还要带队去天门山的,从密云估算了一下时间,我是无论如何不能在9:00之前赶到苹果园了,于是给“雨后阳光”打了电话,让他帮我带一下队伍。然后给妻子打电话:我累了,一会回家睡觉。




    发表评论举报评论(263个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唯岳 2015-4-23 18:50:03 查看全部
    转发到绿野、8264、517、磨坊去,让不明真相的人都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唯岳 2015-4-23 18:53:53 查看全部
    转发到绿野、8264、517、磨坊去,让不明真相的人都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远方飞扬 2015-4-23 18:58:21 查看全部
    我已经将此文章拷贝到我QQ空间里传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远方飞扬 2015-4-23 18:59:36 查看全部
    等笑队传到微信里大家也传播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罗盘 2015-4-23 19:11:47 查看全部
    那几个冷血、不负责任、幼稚的人,越狡辩越表示自己心里有愧吧!连按照自己的逻辑都无法解释清楚的道理,就更别说让别人去相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浪漫 2015-4-23 19:35:04 查看全部
    这是我最大的爱好,为笑队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yz 2015-4-23 20:12:29 查看全部
    支持笑队!支持参加救援的领队和门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杨沙 2015-4-23 20:34:21 查看全部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不惧于虚妄之口和戚戚小人。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晓航 2015-4-23 20:36:43 查看全部
    好领队,值得信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收藏尔心 2015-4-23 20:38:43 查看全部
    我把你们2013的出事文章都看了,主要问题出在个人问题,希望笑队组织危险地方活动还是少带些人,从第一次我们七人跟你队就发现你是个很负责的人。谢谢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丹橘树 2015-4-23 20:52:07 查看全部
    这事都过去一年半,再拿出来反复炒作,用微信到处发链接传播,真无耻,假仁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常心 2015-4-23 21:22:11 查看全部
    支持笑队!支持参加救援的领队和门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吾心既然 2015-4-23 21:28:21 查看全部
    不传谣,不信谣。管好自己,不伤害他人,不被他人伤害。多行善事莫问前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山岳 2015-4-23 21:49:45 查看全部
    听喇喇蛄叫唤,还不种庄稼了,这种闲人不必理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董文 2015-4-23 22:05:23 查看全部
    笑队愤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小书童 2015-4-23 22:27:56 查看全部
    笑队是负个责任的人,敢于担当的人,热心助人的人,支持笑队,为笑队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贺子 2015-4-23 22:57:20 查看全部
    事实就是事实!支持笑队力挺笑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手 2015-4-23 23:06:37 查看全部
    我己经转发到517上去了,绿野那我没转,明天白天,我往我有的户外群里面转,我就不信了,造谣的人还有脸活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WJ20091231绿萝 2015-4-23 23:19:42 查看全部
    转绿野会被删帖的,绿野上的说月下门在上面抢人,呵呵,太搞笑了,当初知道月下门笫一时间上网搜了结果先查到的不是网站而是司马台的事对笑队的投诉,各种说不负责任什么的,只是没提具体出什么事,与低碳姐还互相转发并讨论,一致结果,笑队月下门太靠谱了,以后就都参与了月下门的活动并马上变成铁粉,很多事情无需解释,月下门参加过活动的都明白,再说被狗咬了口还能再咬回去吗?我们是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月下门 - 联系我们 - 京ICP备05010077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07239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